同花顺新三板

汪涵之妻被闺蜜坑了!ST贵之步违规收警示函
来源: 公司零距离 2019-05-25 09:57:01 0

  2019.05.24  近日,湖南证监局公布的一则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揭开了新三板企业ST贵之步(NEEQ:833789)在股权、内控、信披等方面的乱象。  决定书显示,ST贵之步以及实际控制人郑靖因股权存在纠纷,股权关系披露不清晰;违规

  2019.05.24

  近日,湖南证监局公布的一则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揭开了新三板企业ST贵之步(NEEQ:833789)在股权、内控、信披等方面的乱象。

  决定书显示,ST贵之步以及实际控制人郑靖因股权存在纠纷,股权关系披露不清晰;违规对外提供担保,未及时披露情况;未及时披露股权被司法冻结情况三宗违法行为,被湖南证监局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并计入证券期货市场诚信档案。同时,ST贵之步被采取责令改正行政监管措施。

  备受关注的是,知名主持人汪涵的妻子杨乐乐以及前中国羽毛球运动员鲍春来先后入股ST贵之步,两人均因股权纠纷与郑靖对簿公堂。而郑靖以及ST贵之步均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是否具备偿还能力仍是未知数。

  杨乐乐落入闺蜜陷阱

  据悉,郑靖与杨乐乐原本是闺蜜,在贵之步公司增资、拟上市过程中,双方签订《出资认购协议》。杨乐乐同意以现金出资788万元,对应认购该公司131.333万股。然而,在杨乐乐支付了788万元后却一直未取得贵之步公司的股权,经多次催要未果,最终将郑靖诉诸公堂。

  根据(2018)湘01民终7829号民事判决书显示,法院判决郑靖返还杨乐乐788万元,并自2015年5月15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存款利率计付利息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据ST贵之步年报披露,2019年3月12日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已对该案受理再审申请。

  无独有偶。入坑贵之步的不仅杨乐乐,还有前中国羽毛球运动员鲍春来。

  2017年8月份,鲍春来向湖南省长沙市雨花区人民法院起诉郑靖,要求解除与其签订的《合伙企业出资认购协议》,并要求郑靖返还200万元、支付资金占用期间的利息20万元。最终,该案以鲍春来撤诉告一段落。

  在ST贵之步年报中,公司称上述诉讼为“不当诉讼”,并声称:“这些面对新三板市场低迷,想通过各种理由而抽回投资的不当诉讼,严重影响战略转型的具体推进。”

  年报“无法表示意见”

   ST贵之步成立于2002年,其前身为长沙市黄兴路欢欢妙履鞋店,主营业务为女鞋设计与营销、智能孕妇鞋、智能童鞋的研发与销售。2016年公司登陆新三板,募集资金550万元。

  挂牌当年ST贵之步便由盈转亏。为扭转颓势,公司从2016年开始转型K12教育培训。

  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008.97万元,相比上年同期增长236.21%。其中,实现课外托管培训收入125.95万元,品牌使用费收入724.52万元,管理服务费收入158.49万元。

  不过,大信会计师事务所对ST贵之步的年报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结果。大信会计师事务所称:“公司2018年度确认商标授权使用费收入724.53万元,占2018年度营业收入的比重71.81%,我们无法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以核实商标授权使用费收入具备商业实质。”

  此外,ST贵之步2018年度已经法院判决为股东借款提供担保而承担连带偿还责任的诉讼标的本金合计2788万元,但公司未就连带责任担保事项扣除股东有能力承担的部分确认预计负债。这也让会计师事务所无法表示意见。

  同时,大信会计师事务所对公司的持续经营能力也提出了质疑:“公司银行借款本金逾期1397万元,同时累计亏损2726万元,201812月31日流动负债合计金额超过流动资产合计金额2523万元,且由于涉及公司的多起诉讼尚未结案,可能存在因承担连带担保责任产生巨额赔偿而影响持续经营。”

  实控人成“老赖”

  在股权纠纷、银行借款逾期等多起诉讼纠纷下,ST贵之步以及实控人郑靖尽显“老赖”本色。

  年报显示,ST贵之步因在多起员工劳动争议中无正当理由拒绝支付工资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郑靖的另一企业深圳贵之部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也因有履行能力而拒不执行工资支付而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在与杨乐乐股权纠纷一案中,ST贵之步须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但公司在年报中高调宣称:“公司不具备偿还能力,实际承担连带责任的可能性低,未计提预计负债。”

  郑靖的诚信记录也是劣迹斑斑。因拒绝支付物业费、水电费、有能力履行拒不履行借款本金、利息及违约金偿还义务、无正当理由拒不支付股权转让损失款等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湖南芙蓉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钟文科告诉《证券日报》记者:“如果ST贵之步或郑靖对于法院判决的生效文书,有履行能力而拒不执行的,则可能构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单位将被判处罚金,郑靖则可能面临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截至发稿日,《证券日报》记者多次拨打公司公开电话,均无人接听。

责任编辑:hpf
收藏: 0
0 0 0